1. <form id="osrea"><th id="osrea"></th></form>
    2. <nav id="osrea"><mark id="osrea"></mark></nav>
      1. <sub id="osrea"><code id="osrea"></code></sub><nav id="osrea"></nav>
        <table id="osrea"></table>

        當前位置:新聞動態>行業新聞

        行業新聞 Industry News

        2017-07-21 尋找“蘇聯時代”的巴士站


        在蘇聯時代,建筑師和設計師可能感覺到創造力被扼制。但有一個地方,他們的想象力受到充分鼓勵。那就是公共汽車站。攝影師克里斯托弗-赫維希(Christopher Herwig)經歷了30,000公里的旅程,去尋找這些美麗的巴士站。


        建筑師展示創造力的機會


        在西歐,巴士站是最不起眼的建筑——一種簡陋的實用性的建筑,聳立在在路邊,有很少的裝飾或沒有裝飾。


        但在前蘇聯,從黑海岸邊到哈薩克的草原,在這些非?;臎龅牡胤?,有各種風格的巴士站。正如喬納森-米德斯(Jonathan Meades)在他的有159個巴士站的像冊中所描寫的,“每一個車站都是蘇維埃帝國的空想風格的體現”。


        由加拿大攝影師克里斯托夫-赫維希(Christopher Herwig)攝影,喬納森-米德斯(Jonathan Meades)作序的攝影集《蘇聯巴士站》(Soviet Bus Stops),介紹了各種金字塔形的、拱門的,穹頂的和拱頂結構的巴士站。有的巴士站涂上了各種厚厚的顏料。


        1、阿布哈茲自治共和國加格拉(Gagra)的一個巴士站。


        2、阿布哈茲自治共和國(Abkhazia)皮聰大(Pitsunda)的一個巴士站。


        3、哈薩克斯坦共和國咸海(Aral)的一個巴士站。

         



        乏味的建筑時代的“亮點”


        攝影師克里斯托夫-赫維希的計劃開始于2002年,當時他決定和女朋友騎自行車從倫敦到斯德哥爾摩。他說,利用瑞安航空公司運輸一輛自行車,所花費用是飛機上一個座位的4倍。


         當他出發時,他給自己一個挑戰:在路上的每時每刻,拍攝一些有趣的東西。路邊的一種特別的事物引起了他的注意,這樣他開始了一種癡迷的追求。


        克里斯托夫-赫維希用了12年的時間,行程超過30,000公里,從14個前蘇聯國家觀察他喜歡的巴士站。它們似乎是“巴士看臺”。因為它們最突出的作用是,為藝術家和建筑師的創造活力,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渲泄口。否則,這種創造力會被窒息。


        白俄羅斯的建筑師阿默-薩達洛夫(Armen Sardarov)在書籍《蘇聯巴士站》(Soviet Bus Stops)中說:“要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實際上是不可能的。這是一個乏味的建筑時代?!?



         

        4、阿布哈茲自治共和國(Abkhazia)皮聰大(Pitsunda)的一個巴士站。


        5、愛沙尼亞Niitsiku的一個巴士站。


        6、西伯利亞阿爾泰山的一個巴士站。




        具有地方特色的空間藝術


        在蘇聯,在中央計劃經濟體制的控制下,巴士站是為數不多的幸運地享有某種自由的建筑類型之一。實際上,它是一種政府的規定:它們應當是漂亮的,并且反映一種本地的審美觀念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因此,在吉爾吉斯斯坦,巴士站的形狀像高頂黑氈帽,以及仿照當地氈房的圓頂建筑。彩色混凝土的有浮雕的巴士站統治了烏克蘭。在摩爾多瓦,巴士站多鑲嵌馬賽克。而在愛沙尼亞的森林公路,許多巴士站的是簡單的三角形斜屋頂結構,就近采伐木材建成。


        一些最精致的巴士站出現在黑海邊的皮聰大(Pitsunda)。這里有前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(Khrushchev)的夏天別墅。沿著海邊的公路,美麗的貝殼形的、魚形的,用馬賽克裝飾的混凝土巴士站,就像西班牙建筑師高蒂(Gaudí)的作品聳立在海邊。


         祖拉布-采列捷利說:“我不能說為什么沒有屋頂。這是它們的問題。我,作為一個藝術家,總是藝術地處理每件事情?!?/span>


        本文作者奧利弗-溫賴特(Oliver Wainwright)為《衛報》建筑評論家




        7、亞美尼亞埃奇阿米津(Echmiadzin,)的一個巴士站。


        8、白俄羅斯Ivianiec,的一個巴士站。


        9、哈薩克斯坦恰倫(Charyn)的一個巴士站。


        10、立陶宛馬里楊泊列(Marijampole)的一個巴士站。


        這些巴士站不應當僅是一個框架、玻璃和座位的組合。人們應當從它們得到樂趣,決定它們應當是一種不朽的空間藝術。